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新闻中心正文内容

建国以来最大翡翠骗局 案值至少10亿元

3个月前,昆明、瑞丽、大理及省外的多位珠宝商人,秉承诚信的“老招牌”生意经,通过圈内朋友介绍认识“富豪”钟某后,在其花言巧语诱骗下,巨额价值的翡翠换回了一张张欠条,为此,不少之前身家富裕的珠宝商被讨债的供货商逼上绝路。

  昨日,五华警方透露,钟某已被刑拘。可受害的珠宝商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,只希望警方尽快将赃物追回,尽力挽回“商业信誉”。

  案件调查

  手段:骗取珠宝留下欠条后玩消失

  在云南,昆明、腾冲、瑞丽是三大珠宝集散地。很多从事珠宝生意的商人,手中没有足够的货源,只要客户需要,他们都会请朋友、熟人调货,多年来已成为云南珠宝行业的交易惯例。

  宿先生在盘龙区经营珠宝生意近6年,主要靠妻子曾女士负责打理。今年4月21日,妻子下班后突然号啕大哭,夜间也躲着流泪,经过多次追问才道出实情。

  3月初,圈内一位姓杨的女性朋友,向曾女士说有个“大客户”钟某要提供一批上等的翡翠给北京的客户。鉴于和杨女士多年的交情,曾女士没有多问,找多位同行拿到货后,于3月12日交给了杨。

  “说翠湖半条街都是他的,有好多名车,还认识好多北京、上海等地的大老板。”随后曾女士不断接到求货源的电话,虽然没见过钟某,但从杨女士口中得知该人身价不菲,她又继续供货。

  “加上3月17、18、19、20、26日,6次共筹到38件珠宝,单件价值10多万至130万元不等,共计1381万元。”宿先生了解到,妻子只收到钟某支付的60万元货款,承诺的还款期限到期后就玩“消失”,而曾女士的朋友杨女士也被骗了1000多万元。经过多番打听,她们找到钟某位于五华区顺城购物中心7楼的办公室,结果大门紧锁。拨通门上一张纸条留下的电话,一名男子称钟某已欠下1000多万元,他自己追债追了快1年。

  找到钟某住址,邻居称一周都未见其踪影。4月22日,宿先生和杨女士找到另一个交货地点,位于北门街的“禾和典藏行”,此时门口已围满了珠宝商,大家得到的答复却是:钟某并不是典藏行的老板。

  当天,瑞丽女子腾女士也来典当行找钟某要钱。“朋友和钟某做了好多年的生意,朋友介绍的肯定不会怀疑啊,珠宝行业最讲究的就是诚信。”腾女士回忆,她见过钟某两三次。钟某每次承诺货到后给现款,但她收到的都是欠条,共计700万元。

  警方:钟某已归案 涉案金额正待核实

  “肯定是骗子!”围聚在“禾和典藏行”的受害人大多相互并不认识,多在昆明、大理、瑞丽、腾冲经营珠宝生意。

  4月26日20时,他们集体相约前往五华公安分局经侦支队报案。“接待的民警称,此属于经济纠纷,不予立案”。

  “警方的回应让一些受害女性难以接受,有些喊着要跳楼,有些直接晕了过去。”多名受害人说,当晚五华公安分局连夜召开紧急会议,最后指定辖区翠湖派出所受理此案。“听说当晚前来派出所报案的珠宝商有67人,还有好多人没有报案。”

  钟某卷走翡翠“跑路”的消息,迅速通过电话和微信在云南珠宝商中传递。为找到他,受害的珠宝商们建立了“维权群”,随时把掌握的消息进行共享,并通过网络发布消息、附上钟某的照片,希望知情人士提供线索,让钟某尽快归案。

  “嫌疑人已被刑拘,被诈骗的翡翠金额是否案值10亿,警方正在进一步核实。”昨日五华警方回应,因为案件的交易过程中涉及人员较多,追赃上有一定难度。目前警方已追回部分赃物,正在全力追缴其余赃物。

  珠宝商:债主追上门 有家不敢回

  “钟某还曾以一名收藏家的身份,上过《钟表珠宝鉴赏月》生活杂志。”宿先生的妻子悔不当初,从朋友处得知5月3日16时,民警在北市区一出租房内将钟某抓获的消息时,夫妻二人并不振奋。眼见还款日期已经接近,无奈下他们只好把房子抵押,信用卡也已被债主刷爆。

  “钟某被抓前,还打电话给一位姓杨的珠宝商,叫他不要跟着其他珠宝商一起瞎闹,并承诺会想办法尽快把钱归还。”一位女珠宝商表示,姓杨的珠宝商和钟某认识多年,没想到钟某对熟人也下手。钟某归案不久,该珠宝商还接到一名女子的电话:“她称手上有我的货,叫我拿出高出市场的价格去赎,却不给我看货。”

  “什么钱都没了,孩子原在香港读书也没钱供,接下来的生活要怎么办?”和腾女士一样,很多珠宝商都称:“大部分货都是找朋友借的,面临着朋友的追债,被恐吓、被打的事件不断发生,有家也不敢回,有受骗女性已接到医院下发的病危通知,情况严重的还患上抑郁症。”

  虽然钟某已被采取强制措施,但珠宝商们担心货主找上门,只有经常换住处。多位珠宝商表示:“我们知道赃物就在昆明的一些典当行,希望警方尽快把赃物追回。”

  还原嫌疑人

  自称“子承父业” 客户“遍布全国”

  身高一米七五左右,一身休闲装打扮,爱开玩笑,喜欢到国外旅游……虽然接触不多,但多名珠宝商总记得钟某的手腕上总会出现不同品牌的名表,每次谈生意吃饭时会主动埋单,“服务员都叫他钟总”。

  对于“钟某”,一些受骗者是在五华区北门街的禾和典藏行与他见面并进行交易。

  印象:珠宝商眼中的“富二代”

  当珠宝交易谈妥时,交易双方都会出示本人身份证复印件或签署本人真名。钟某的一张身份证复印件上显示,其于1981年12月出生,家庭地址显示西山区环城西路附近。虽然复印件成像有些模糊,但在多名女性珠宝商眼中,钟某是个“帅哥”。

  “每次见面迎接的不是‘玛莎拉蒂’就是‘宾利’,还称自己的父亲从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经营珠宝,手中还有几块价值上亿元的石头。”在德宏瑞丽经营珠宝生意的肖女士说,今年3月经一名叫“老黑”的中间人介绍认识钟某。

  当时钟某和很多朋友一起来,没怎么说话,“可开口就要112万元的翡翠”,让肖女士对眼前的男子有了些印象。毕竟100多万元的生意也不是一笔小单,为摸清对方的底细,经朋友委托相关部门查询,得知钟某名下有多部汽车和2套房产,分别登记在他和其妻名下。此时,肖女士才打消心中的疑虑,双方“很痛快”地在欠条上签署了名字。交易不久,肖女士的第二单生意来了,这回是钟某直接找她。

  “钟某注册的是一家商贸有限公司,办公面积近70平方米,他的办公室门牌显示是‘董事长’。”肖女士回忆,每次钟某找到她,交易完,都只留欠条给她。

  “他一直说他是富二代,随便一件古董都能卖几十亿。”马女士和钟某认识五年,有时会向钟某购买珠宝,等需要用钱时再把珠宝转让给钟某。每次钟某向她借几十万,承诺最多十多天就能还,马女士都没有起戒心,但最后拿到的却是4000万元欠条。

  “每次要求带些高等级的翡翠来,请吃饭消费都在数千、上万元。”多名珠宝商介绍,虽然不了解钟某是否从事珠宝生意,但谈话间总是透露“有些老客户已七八年了,遍布全国各地”。

  据一位与钟某有过多年交情的珠宝商称,其父亲仅是一名普通的老人而已,从未经营过珠宝,也没有别墅。

  邻居:钟某为人客气 穿着讲究

  昨晚7点左右,钟某位于西山区某小区的家中大门紧锁,大门上红底黑字的对联读起来很豪迈,横批为“马到成功”,上联为“雄狮竞舞中华志”,下联为“骏马奔腾民族风”,正中间的“福”字倒贴着。

  询问小区保安及周围邻居,他们并不知晓钟某因涉嫌诈骗被拘的事情,只有一户邻居从网络上得知此事。“我们就猜是他。”这名邻居说。

  两年前,小区业主入住时,这名邻居和钟某家一起装修,“当时我去他家参观过,他人很客气,也很懂礼貌。”这名邻居对这个身高一米七五左右、体态中等、操着一口昆明话的邻居印象不错,“他媳妇身高一米六左右,为人也挺和善。印象中家里还住着一个50多岁的中年人,像是钟某的父亲。”

  “听说他是为了结婚才买的房。”这名邻居说,钟某家是四室户型,面积150多平方米,“相比其他家,他家装修非常豪华,人看着也像有钱人,穿衣打扮都很讲究。”

  此后,这名邻居在楼道或小区里也见过钟某几次,“每次都是和他媳妇一起,看着挺恩爱。”不过,从今年之后,他们就再也没见过钟某一家。

  商户:钟某经常会来典藏行

  昨天下午6点30分,记者来到五华区北门街的禾和典藏行,仿古建筑的店门已经紧闭。隔壁经营翡翠的店主说:“关门了,明天10点再来。”

  据翡翠店店主介绍,禾和典藏行目前还在正常营业,每天上午10点至下午5点半,都有员工在上班。以前钟某经常会来典藏行,平时与翡翠店主见了面也会打招呼,但不太熟悉。“以前只要不出差,他每天都来禾和典藏的。”店主说,平日接触不多,但钟某是一个客客气气的人。

  “他们不像我们一样开店,我们有产品。”店主说着,看了一眼摆放翡翠的专柜。“他们是公司性质,主要还是典当,平时小额放贷。”

  “他这个事情影响很大,特别是对我们翡翠这一行,冲击很大。”店主叹了一口气说,前段时间有人来要债,但现在已经平息了。

  长期在此路段负责收取停车费的工作人员说,虽然已经过了很长时间,但她仍记得当时来这家典藏行讨债的车排满了整条街,“有人来讨债那几天,典藏行都关门了。过了一段时间,才开的。”

  本报调查

  钟某在顺城的公司早已关门

  钟某有一家公司在顺城西塔7楼,昨天记者来到此处,大堂内确实写有钟某公司名称,但在7楼仅仅有一家能源公司仍在经营。

  那么钟某此前的公司在哪?

  “在电梯旁边,已经空着好几个月了。”楼内一工作人员介绍,平日里他们与这个公司的人不太熟,只知道老板是个80后,体型微胖,穿着大气,不乏名牌。

  网络曝光

  “翡翠投资指南”微信曝出钟某卷钱跑路消息

  在网上搜索,针对钟某诈骗的传言早在4月下旬就已经出现。“紧急扩散,急急急全民人肉搜索!十亿元珠宝钱款诈骗嫌疑人在逃,害得数十个家庭倾家荡产,单身母亲陷入绝境,用众人的血汗钱挥霍无度!请大家协助抓逃,请记住这两张罪恶的脸!请记住他们的名字:钟某 陈梦。”一个名为“翡翠投资指南”的微信号,4月29日以“4·26钟某特大10亿翡翠诈骗案——建国以来最大的珠宝诈骗案,引发云南玉商界大地震!”为题揭露钟某的诈骗行为,并上传了部分被骗的翡翠饰品以及钟某及其妻子的照片。

  在微信号发布内容中,还有“4·26钟某诈骗案全体受害人申诉材料”,里面提到不仅云南有数十个商家被骗,可能国内多个省份都被波及。

  新闻延展

  瑞丽曾多次发生“伪富豪诈骗翡翠”案件;业内爆料

  云南翡翠圈

  至少六成商家借货靠“刷脸卡”

  伪富豪诈骗10亿元翡翠一事,云南翡翠圈几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面对这件事,业内看法不一。不过,几乎所有人都表示,之所以受害面这么广,案件额度这么大,和云南翡翠的行规缺陷有紧密关联。他们口中的行规,即是商家靠“刷脸卡”来相互调货借货。

  云南翡翠行业交易全靠诚信

  “春节前后,这条消息就在圈子里传开了,此次受骗的不仅仅是小商家,就连云南2家全国知名品牌的大翡翠企业都遭到牵连。”被业内尊称为“翡翠皇帝”,业界泰斗的摩汰说,发生这起诈骗案他认为有多个因素。2012年以来,翡翠价格一路飙升,导致市场生意清淡,不少商家一听说有百万、千万的大单,自然蜂拥而上,放松警惕。人的贪婪之心也给了钟某可乘之机。此次事件中,摩汰的一个学生也是受害者,当时7000万元的货,钟某给了200万现金他就交给了对方。

  另外,云南翡翠行业有一个不成文的风气——“借货不写借条”。摩汰透露,在云南翡翠行业至少有六成的玉商存在借货不写收据的情况,因此他建议,玉石行业的商家在借货方面今后要建立一套规范手续。

  不仅仅是终端销售存在“刷脸卡”,雕刻、抛光等代加工阶段,也依靠诚信。翡翠王朝“当家人”杨牧仁说,在业内调货依靠“刷脸卡”的情况是一直存在的,但是多限于一个圈子,比如熟人、朋友间。就“伪富豪诈骗10亿元翡翠”事件本身来说,10亿这个数字自己还是保留看法的,“互相调货这个行规不可能因为这件事情就不存在,只是未来体系会更规范。”

  “刷脸卡”拿货短时间内不会停歇

  勐拱翡翠昆明公司负责人张波分析说,在翡翠行业其实要凑上亿元的货不是什么难事,之所以此案的当事人能顺利骗到价值10亿元的货,首先当事人钟某在翡翠圈子里小有名气,积累了一定的信誉度。

  其次,钟某采用的方法并不是完全不给钱借货,比如5000万的货可以先给1000万等,这样便增加了可信度,让珠宝商放松警惕。

  “这件事对玉商圈一直以来靠面子、靠信誉拿货的做法有很大的冲击。”张波说,在云南翡翠圈子,“人脉销售”这种传统模式确实很普遍,而且还衍生出一个专门“跑货”的职业,依靠自己的人脉靠“刷脸卡”拿货,销售完从中提成。由于这个漏洞,近年来在瑞丽已经发生多起类似的诈骗案件。

  至于“刷脸卡”这个传统模式会不会被瓦解,张波认为,翡翠是个性化很强的东西,销售的时候总会遇到互补,这个模式能提高成交量,因此在没找到更好的替代模式前,这个模式还将持续存在。
点击次数:849次 发布时间:2014-7-24 【打印此页】【关闭
上一篇文章:银行贷款难 试试典当融资
下一篇文章:谁让沉香化朽木为神奇
  • QQ在线客服
  • 在线客服:
  • 手机网站二维码
  • 微信公众平台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