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新闻中心正文内容

二手房交易连环诈骗案教您警惕欺骗

一个真实的故事,它是目前二手房市场的乱象的缩影,也拷问了二手房管理制度和体系。告诫着我们,谎言就在自己的身边。市民李冉(化名)袒露自己的卖房遭遇,事实告诫着人们,对这一行业的认知其实过于简单。更值得深思的是,李冉的这次售房经历,也是部分中介炒房的真实反映。

  第一次欺骗:A中介谎称个人

  “我的家住在长春市青年路武警医院附近某小区,5月初,我和老公商量着把现在住的房子卖了,再贷款买一个房子住。”李冉说。

  我与老公商量卖房,是我们两口子都是工人,我现在没有了工作,卖了房子拿部分钱再按揭买房,余下的钱做点买卖。”非常巧的是,没过两天就在所住小区附近墙上撕下一张“个人欲购房子”的纸条,上面写着,“个人想在附近购买一处二手房”,并留下了联系电话。随后,李冉拨通电话,对方是一位女士,希望看房面议。

  仅隔了一天,这位女士便登门了,她梳着短发,对待李冉态度十分亲切(以下简称为“小C”),见面不久,“小C”坦白自己是小区附近的某中介公司(以下简称为A中介),因为房源问题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以个人名义张贴购房信息。李冉感觉“小C”在言谈间很真诚,所以放下了戒心。在与“小C”交谈后,对房间进行了拍照,李冉还与“小C”签订了售房委托书,把自家的房子销售权交由“小C”及所在公司代为出售,李冉配合客户登门看房。

  第二次欺骗:B中介骗过A中介和李冉来看房

  事情发展在现在,李冉就把房子定好价格,放心地等待A中介领客户上门看房即可。

  “怎么定价,我和老公都没谱,我家的住房交通很便捷,房龄只有7年,两室一厅,面积82平方米。我和老公不了解市场行情,想着如果能卖5200元平方米就行,总价42.6万元,遇到讲价,42万出售。”李冉说。

  可是,当她把定价告诉A中介的“小C”后,“小C”进一步询问了李冉夫妇能接受的底价,最后李冉夫妇商定最低价40万元。“小C”果然不负重托,没过两天就把第一个登门的客户领来看房,前一天晚上还特意打电话嘱咐李冉,告诉她不要向买房者透露底价,一切交由A中介处理。

  看房那天,与A中介“小C”同来的看房客是位长发的年轻女子(以下简称“小D”。后来证明,“小D”就是B中介的工作人员),来了之后“小D”详细地看了房子,并且总试图询价均被“小C”制止,表示这一房源已接受中介委托,希望“小D”不要破坏规矩。看房的“小D”以回去要和哥哥商量为由,与A中介“小C”一同离开。

  第三次欺骗:B中介撒谎个人买房

  就当“小C”和“小D”离开后不久,李冉的家又来了两位男性的看房客。

  “我此时就感觉有点不对劲,问他们是怎么知道我家售房信息的,结果这两个看房客都说是楼下邻居说的,可事实上,我根本没和邻居说过此事。”李冉说。可是李冉的警戒心再次被两位看房客的真诚打动了,“这两个人一个是高个子,一个是矮个子,看上去二十七八岁,都管我叫姐,很认真地看房,还不时地询问,当时表态如果相中,就会预付定金。”

  高个男子(以下简称“小E”)态度非常好,与矮个男子(以下简称“小F”)一搭一唱,“高个男告诉我,他家是农村的,家里没钱,在长春打工非常不容易,农村的家里母亲还有病,听得我很心酸,从出价42万元直接给出了最低价40万元。”李冉如是说。

  即使是很快暴露了心理底价,可是两人仍然在不断和李冉讲价,讲得李冉最后有些心烦了。

  第四次欺骗:B中介压价“房托”出场

  就在李冉和“小E”及“小F”一番讨价还价的时候,又有两个人敲门了。

  “来的这两个男人都在40多岁,说是来看房。”李冉没多想,反正都是来看房的,那就大家一起看呗,结果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“后进来的这两个男子看过房后,并不急于问价,而是开始长篇挑刺儿。”李冉说。

  后进来看房的两位年龄较大的男子(以下简称“G男”和“H男”)一唱一和地开始了对李冉房子的贬斥,“他们说这个房子不好。”李冉说。“G男”和“H男”挑完刺儿后就走了。这也弄得“小E”和“小F”动摇了。此时,“小E”和“小F”以房屋毛病众多为由继续讲价,最后李冉松口至39万元。“小E”和“小F”立即交了2万元定金。
点击次数:675次 发布时间:2015-7-3 【打印此页】【关闭
上一篇文章:30%民品典当额奔向股市 典当行提醒股民投资须谨慎
下一篇文章:老北京的典当业
  • QQ在线客服
  • 在线客服:
  • 手机网站二维码
  • 微信公众平台二维码